读《听王崧舟老师评课》

时间:2017年08月1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读《听王崧舟老师评课》

高鹏凌

    《听王崧舟老师评课》一书出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夏书系”中的名师评课专辑。暑期出差,便在高铁上用Kindle阅读。第一次用电子阅读器,全新的阅读体验,好的是字能放大再放大,解了我眼神不好之痛苦,不识得的字词手指点一点,现代汉语词典的词条就可自动跳出来帮助;憾的是不动笔墨不读书,电子阅读器虽可以标记,但终究不及平时边读边划边记录来的爽利。这不还是想用读书笔记的形式记下自己的即时感悟。这册书里,我以为最好的一篇是作者的开篇:《自序:不为点缀而为自省的评课》。且看:

    人只能看见自己想看见的。心中有佛,看人如佛;心中有魔,看人如魔。评课大体上也是如此。如果心无诗意,就很难发现课堂上流溢的美,哪怕只是一点点;如果心无智慧,就不要指望对课堂中闪现的灵光能作出会心的响应。从根本上说,所评之课不过是观照自己灵魂的一面镜子。在评课中,你在发现他人的课的同时,也会发现一个新的自己。你在评论课的价值取向时,掂量的其实是自己所秉承的课程宗旨;你在评议课的实施策略时,反观的其实是自己所拥有的教育智慧;你在评价课的生成效果时,最终检验的其实是自己所信奉的质量内涵。一句话,评课就是评自己。

读到这一段,脑中浮现的是多年前随着广陵区校长研修班到杭州拱宸桥小学参观考察的景象,时任校长的王崧舟老师给我留下了非比寻常的印象。其一是他引领打造的学校浓郁的文化味,王崧舟老师以京杭大运河杭州终端的特有资源,在学校建设了一个小型的运河博物馆,馆内陈设优雅大气,为吾辈首次见识。我在惊诧于当地雄厚经济实力的同时深感这位校长有见识有品味。其二是他自己的名片设计,藏蓝色的底面,正面署名,反面则为小楷的佛家经典《心经》全文。由此我看出这是一位深谙佛道,通晓禅意之人。其三是与学校名称相近的办学理念,拱宸——成功,由此延伸出新成功教育。这一巧连,让人感到他思维开阔,不拘俗套。

这一段中以排比句式对评课就是评自己做了精彩阐述:评论别人课的价值取向时掂量的是自己秉承的课程宗旨,评论别人课的实施策略时反观的是自己的教育智慧,评论别人课的生成效果时检验的是自己信奉的质量内涵。现实生活中,的确如此!

    评课者通常扮演两种角色:一为热情的参与者,一为冷静的旁观者。因为只有参与,你才能投入其中,才能对所评课感同身受,才能真实、真切、真诚地体验课中的酸甜苦辣,从而抱持一种“同情的理解,理解的同情”的心态;因为只有旁观,你才能超然其外,才能对所评之课理性思辨、独立判断,才能发现课所承载、所体现、所隐匿的课程价值、教学规律、教育本质,进而彰显“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的学术信念。

好一个“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此处借用了陈寅恪先生在王国维(观堂)墓碑上的题词,以先生心目中的大学之精神喻义当今小学课堂之评价者,很是巧妙。

评课者有四种心态:一曰“坐着评”,一曰“站着评”,一曰“跪着评”,一曰“骑着评”。

坐着评,从从容容,坦坦荡荡,或赞赏,或称奇,或意会,或困惑、或质疑,或建议,一切以朋友的心态对待之。

站着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以平等之人格做平等之对话,趣在挑战,意在超越,一切以对手的心态对待之。

跪着评,顶礼膜拜,俯首帖耳,只知叫好,只知听从,只知鼓掌,只知悦纳,于是缺点也成了优点,谬误也成了真理,一切以信徒的心态对待之。

骑着评,横刀立马,针锋相对,只知叫阵,只知反对,只知瞪眼,只知革命,于是无课在其眼前,无人在其心中,一切以敌人的心态对待之。

选择何种心态评课,决定着你评课的最终品味和收获。

反观自己评课的心态,因着自己的年龄、身份、阅历的关系,感觉前两种居多。第三种因性格刚直孤傲,绝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至于第四种,还不曾有此胆量尝试横刀立马,俾睨天下的感觉。作为一校之长,平时上课求教于我的人较多。我惯常平等待之,喜欢换位思考,换做是自己会如何处理教材、选择教法,倾囊相授。

评课最终是为了解决问题,解决真实的课堂情境问题。当然,评课本身并不能直接解决课堂问题,但是,通过评课可以为解决课堂问题指明方向、指点迷津。其方式万变不离其宗,不过是“一正”、“一反”、“一合”而已。一为“正指”,即指出课的优点和长处,为解决问题提示课的模型和范式;一为“反指”,即指出课的缺陷和短板,为解决问题提醒课的戒条和底线;一为“合指”,即在指出课的问题的同时设想课的理想状态,为解决问题提供课的策略和路径。

因此,评课存在三种基本形态,与“正指”相对应的是“欣赏性评课”,与“反指”相对应的是“批判性评课”,与“合指”相对应的是“建设性评课”,三种评课形态各有其存在的理由和意义,不可偏废,亦不可偏执。

正、反、合。这些都是大家平时就在做的,但是没有如作者那般梳理得清清楚楚,阐释得透透彻彻。正与反不难理解,这接着的“合”感觉用得妙,合,我感觉在这里的理解有合谋,共同设想之意。作者的总结概括应了我自己平时所想所做却不能精准表达的评课形态。诚如作者所言,三种评课形态各有其存在的理由和意义,不可偏废、不可偏执。一如黑格尔所说“存在即是合理”。

评课的核心是倾听和理解。背离了倾听与理解的评课,往往沦为妄评、乱评、空评、瞎评。基于理解与倾听的评课,首先在于评课者有虚静之心,虚是谦和、谦逊、谦卑,静是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因为虚静,方能放下成见、偏见和浅见,方能全然敞开、全心投入,方能平等观照、自由对话,最终实现执教者和评课者的视域融合。

想来此中强调的是评课者的襟怀。怀虚静之心,认真倾听和理解,方能平等观照,自由对话。

好课永远是相对的,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评课标准。那些抽象的评议尺度,诸如“以人为本”、“以读为本”、“三维目标”、“自主学习”等等,若遇上真实而具体的课堂情境,往往会显得苍白无力。事实上,课堂是由具体而丰富的教学细节构成的,剥离了这些细节,就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好课标准。因地评课、因时评课、因人评课、因材评课、因境评课,才是科学的,富有生命力的评课。

看过巧舌如簧之人将烂课差课夸赞得天花乱坠,也看过实实在在让师生相互成长、成就的好课因为缺乏机巧、喧哗而被诟病。评课真的是能者见能、智者见智的活儿。许多时候,听人评课说得非常高大上,但始终有不知所云的感觉,不知评者最终表达的是自己对课的喜还是忧?所以我喜欢就事论事的立场,就课论课,从细节出发,因地、时、人、材、境评课。

一把尺子量不出好课。对不同的教师,要有不同的教学期待、不同的衡量尺规。为什么不问问执教者的教学年限、教学经历、教学生涯?为什么不问问执教者原有的教学水平、教学个性、教学积淀?为什么不问问执教者本人对课程目标、教学内容、课堂策略的理解和反思?把执教者评得灰头土脸、灰心丧气,就能显出评课者的高度、深度、力度和风度吗?我以为,评课者首先需要的是温度,是发现阳光、播撒阳光的温度,让执教者通过评课者的评议,重新找回一个语文教师应有的职业尊严和专业激情,才是评课者的大德、大道,评课时不妨厚道些。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记得自己刚入职时,每次公开课后常被老教师们批的体无完肤,心中很是不服气,因为觉得当时组织者没有给自己说课机会、好好介绍一下教学设计的背景和基本思路,听课者只是走马观花,没有深入了解我、我的学生。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意气用事了,不成熟。但是我也将心比心,面对现时的青年教师,不同的学识背景,一定要耐心倾听,找寻课堂教学闪光点,帮助他们获得激情与尊严。

评课要明确主题,不同类型的课,分别承担不同的研究目的和任务。评展示课,要重点考察该课展示了什么,展示得如何。一般而言,展示课往往是相对比较成熟的公开课,因此,评课者要多发现、多总结、对提升展示课的教学思想、课程主张、课堂模式。评研究课,要重点分析该课研究什么,是否体现了研究主题的特点内涵和主张。研究课是带着问题去探究的公开课,不论它成熟与否,评课时一定不能偏离它的研究领域和范畴,否则,只会流于泛泛而评、隔靴搔痒。评参赛课,要重点琢磨赛课的具体标准和特殊情况,要依据不同层次、不同规模的赛课条件,进行有针对性的评课,关注参赛者的导向作用和标杆作用。评家常课,要重点关注教学常规、教学进度、教学效果等的落实情况。如果说抽象的好课标准体现了评议的共性,那么,具体的主题活动则反映了评议的个性。只有兼顾这两类标准,才能实现评课效益和效能的最大化、具体化。

此中说到几种不同类型的课:展示课、研究课、参赛课、家常课。评课的目的与任务亦各有不同。抽象的好课标准体现了评议的共性,具体的主题活动反映了评议的个性。共性、个性都要兼顾,才能使评课效益和效能最大化、具体化。

评课不仅要让执教者有收获,也要让自己有进步,要让所有的参与者都得到专业成长与发展。评课者要通过评课,问问自己,从中“我悟到了什么”、“我学到了什么”。这就要求评课者将自己置身于真实的课堂情境中进行换位思考、移情体验,同时,要不断地将自身的职业经历和专业经验融入到对课堂情境的理解和感悟中。推己及人,由人返己,这是评课者的大智慧、大境界。

作为一校之长,我是什么课都听。好课、差课,公开课、家常课,如宰相的肚子,精华糟粕尽皆容得。有感于有些老师勇于创新致力于有效教学的同时,也实在愤懑难容平淡如水一穷二白的混日子课。未能修到王崧舟老师的境界,我在听这些课时常常坐卧不宁,生发于心难忍之感!

评课要评“学”。一评“学的起点”,再评“学的过程”,终评“学的效果”。而事实上,“学的起点”在评课中是最大的盲点和黑洞。因为无法评议“学的起点”,所以,很难评议“学的过程”和“学的效果”。在看似科学的评“学”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虚伪和霸道。有时,貌似学得扎实、学得生动,学得自主,学得愉悦,其实不过是良好的“学的起点”的简单重复,跟执教者的设计和实施并无多大干系;有时,貌似学得沉闷、学得拘谨、学得散漫、学得压抑,其实也不过是拙劣的“学的起点”的一种必然的报应,执教者不仅要为此背上黑锅,而且无从申冤。评学,要慎之又慎,尤其是对借班上课的公开课。

对于被作者看作盲点与黑洞的“学的起点”,我也深有同感。因为是扬城市区独立建制的培智学校,近年来常常被作为“借班上课”的主阵地进行教学竞赛与观摩。可各学校所用教材来源不一,选用京沪浙等地专为中度重度学生编写的校本教材就比我们用人教社教材的简单、零碎。所以尽管年级相同,但学习基础相差十万八千里。比如,我们的五年级学习万以内的加减法,而其他学校的五年级才学“5以内的加法”。借班的老师用学习万以内加减法的学生教学5以内的加法,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听课的人若不明就里,必是拍手高赞一个“好”。然而在知根知底的人看来:其实不过是良好的“学的起点”的简单重复,跟执教者的设计和实施并无多大干系。由此感觉,评培智学校的课一定要做好听前准备,把学生“学的起点”了解清楚,否则不仅如作者所言,更是对同场竞技教师的巨大不公。

十一

一堂好的语文课,存在三重境界:人在课中,课在人中。这是第一重佳境;人如其课,课如其人,这是第二重佳境;人即是课,课即是人,这是第三重佳境。境界越高,课的痕迹越淡,终至无痕。因此,课的最高境界乃是无课。

第一重境界,关键是一个“在”字。我“在不在”课上,这很重要。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我在上语文课,我怎么可能不在现场呢?我觉得此处的“在”大概涉及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叫“身在”。持“奇怪论”者大多是“身在论”者,因此,感到奇怪也就不足为怪了。第二个层次是“意在”,指教师能全身心地投入课中,一心一意,专心致志。这一层次已经触及我所说的佳境了。第三个层次是“思在”。笛卡尔有言,“我思故我在”,教师能上出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思想,这才是哲学意味上的一种“人的存在”。有些老师是在上课,身在,意也在,但他上的不是经由自己独立思考、独立批判、独立创造的课,而是人云亦云、照本宣科、囫囵吞枣的课,这就是“身”在场而“思”缺席的课。严格地说,第一重佳境应该是“思在”之课。这重佳境的实现,关键在于坚持和尊重自己的独立思考。只有上经过自己独立思考的课,才能进入此重佳境。

第二重境界,关键是一个“如”字。“如”者,不仅有“好像”之义,更有“适合”之义。课的风格,就像你的性格、你的人格。因为课的风格与人的风格在深层次上具有同构性,所以二者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适合”。对待“课”,既要有“事业”的态度,也要有“科学”的态度,更要有“艺术”的态度。“如”的境界,已是自觉地将课作为一种艺术加以追求了。艺术的成熟,常常以“风格”的形成作为重要标志。形成课的风格,我以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我、对主体的一种深刻尊重和理解。人越是高扬主体性,越是彰显自己的人格特征和魅力,课的风格也就越鲜明,越自然,越具有魅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最好的风格就是“本色”。本色的课拒绝机械模仿,拒绝东施效颦,拒绝削足适履。人格的洒脱一定会折射为课的洒脱,人格的严谨自然会融化为课的严谨。要实现这种佳境,关键在于上最适合自己的语文课。

第三重佳境,关键是一个“即”字。“即”者,“当下”也,“实现”也,“即心即佛”也。你的人生,存在于课的每一个当下;课的每一个当下,成就了你的人生。语文人生,人生语文。糟糕的、浮躁的、粗野的、暴戾的语文课成就了你糟糕的、浮躁的、粗野的、暴戾的人生。反之,诗意的、宁静的、优雅的、温婉的语文课成就了你诗意的、宁静的、优雅的、温婉的人生。这实在是职业生命的不二法门。自然,此处所言佳境,当是语文课的一种积极地当下的实现。我在上课,但我同时又在享受上课。我在课堂上彻底敞开心扉,全然进入课堂中的每一个当下,和学生情情相融、心心相印;我彻底打开自己的生命,让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都去感受、去触摸、去体认课堂中的每一个当下;我会在不经意间邂逅生命的高峰体验,我会在课堂上率性而为,和学生一起欢笑、一起流泪、一起沉思、一起震撼。于是,我就是课,课就是我。我和学生一起全然进入了一种人课合一的境界。这种境界是什么?这种境界就是诗意,就是自由,就是深深的幸福感。要实现这种境界,关键是要体验,把握语文课的每一个当下。

进入“即”的境界,也就是进入了关于所谓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了。“课”的所有规范、所有准则。因为嵌入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而成为自己和率性的道场。只有无课的课,才是课的最高境界。

这里借用了王国维人间词话》中描述的“人生三境界”,第一境界、第二境界和第三境界。这里的第一境界是“在”,身在、意在、思在。第二境界“如”,强调了真正意义上的“适合”。对待“课”,既要有“事业”的态度,也要有“科学”的态度,更要有“艺术”的态度。这里借用了吕型伟先生对教育境界的描述,“教育是事业,事业的意义在于奉献;教育是科学,科学的价值在于求真;教育是艺术,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 第三境界是“即”,当下也,即心即佛。你的人生,存在于课的每一个当下;课的每一个当下,成就了你的人生。难怪华应龙老师会说“我就是数学”。看来他是到了“即”的佳境啦!

十二

一堂好的语文课得有“三味”。

第一味是“语文味”。一堂好的语文课,首先得有“语文味”。语文味越浓,课就越好。语文课的最大问题,不是怎么教的问题,而是教什么的问题。语文课的最大悲哀是语文本体的淡化和失落。说句不太中听的话,不少语文课总是喜欢“红杏出墙”、“为人作嫁”。那么,什么是有“语文味”?有“语文味”就是守住语文本体的一亩三分地。语文的本体是什么?显然不是语言文字所承载的内容,即“写的什么”,而是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式来承载这些内容,即“怎么写的”。语文要学的就是“这个”,语文味所指的就是“这个味”。具体来说,语文味表现为“动情诵读、静心默读”的“读味”,“圈点批注、摘抄书作”的“写味”,“品词品句、咬文嚼字”的“品味”。

第二味是“人情味”,一堂好的语文课,必须有“人情味”。这里的“人情味”有三层意味:一是指语文课要有情趣,枯燥乏味、机械刻板的语文课注定不受学生的欢迎,不受学生欢迎的课能称为好课吗?二是指语文课要注重情感熏陶、价值引领,否则,语文课就会犯上“丧魂落魄症”,沦为“空心课”。三是指语文课要以人为本,充满人文关怀,对学生要尊重其人格、理解其需求、赏识其个性、激励其潜能,真正为学生的幸福人生奠基。

第三味是“书卷味”。一堂好的语文课,最好还能有点“书卷味”。当然,这是我的一种个人偏好,或者说是我的一种风格追求。有的语文课,初看时满目繁花、流光溢彩,但细细体会,则味同嚼蜡,整个感觉就是缺乏内涵、缺乏品味。有“书卷味”的语文课,初听时可能不觉得怎样,但往往越嚼越有味道。有“书卷味”的语文课,充满浓浓的文化气息,内含丰厚的文化底蕴;有“书卷味”的语文课,儒雅、从容、含蓄、纯正;有“书卷味”的语文课,常常灵气勃发、灵光闪现,或在教学设计上别出心裁,或在文本感悟上独具慧眼,或在课堂操作上另辟蹊径。总之,有“书卷味”的语文课是大有嚼头的语文课。

语文要有“语文味”,这一点不仅是普通小学当恪守,培智学校也一样。虽然语文被命名为“生活语文”,但其中心词仍是“语文”。一味强调“生活”,那就干了“生活适应”的活儿了。语文要有“人情味”,我喜欢有个性、有创意的语文课。会把学生“忽悠”得热爱语文的课。语文要有“书卷味”。喜欢因着书卷气而灵气勃发、灵气闪现的语文课。但觉得不光语文课如此,教师是读书人,他们执教的所有的课都应当是散发着书卷气息的课。

最后想说的是,这本书让我收获最多的是这个“自序”,作者亦将自序中的段落作为每个章节的小引,可见此篇很是被其用心琢磨的。我也一改往日手作摘录的习惯,用电脑逐字逐句录入,只为此篇深入我心!

 

 

 

 

 

 

 

 

 

(作者:yzpz 编辑:yzpz)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更多>>最新专题